主页 > M生活吧 >台湾人,万岁:《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一本有关台 >

台湾人,万岁:《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一本有关台

M生活吧 来源:http://www.tyc2005.com 发布时间:2020-06-24

这本日本门田隆将以日文着写,由林琪祯、张奕伶、李雨青共同翻译的「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是一本难能可贵的人物历史着述。汤德章在五年级生的历史课本中,是不曾被提到的台湾英雄,今日却在日本作家手中写出,令人感伤,也道出台日深远的历史渊源。

很多人到台南,都知道有一个汤德章纪念公园,但是可能很多人还是不知道,汤德章有何特别的典範值得人纪念。台南虽是家父的故乡,但是我也像所有的旅客一样,匆匆绕过这个圆形的公园,只知道公园名称从民生绿园改名为汤德章公园。2016年此书在台湾出版,仔细阅读后将会发现,许多我们不知的台湾历史脉络细节,都深藏在书里。

立志当人权律师

日治时代出生在台湾的汤德章,生长在台湾,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台湾人。流着台日血液的汤德章,其实也是日本家族的坂井德章。早年失去父亲后,他就以姓母亲姓氏为姓氏。成绩优秀但不愿读师範学校,他宁愿继承父业当警察,在当年能力深受肯定,职位升到警部补,是台湾人当年的第一位升到如此高的警官职等。

汤德章先生的父亲和母亲早年结婚,当时的日本殖民政府尚未允准,汤德章完全没有得到,当时日治时期日本人家庭该有的特权优惠。他的日常与在担任公职时,就非常清楚台湾人在自己土地上,强烈地被日本内地政府系统化的歧视与差别对待。他曾经也到过中国广州任警官,指导中国警察值勤。最后他凭着自己的能力,远赴日本,想要了解父亲的生长地,也想多进修以改造台湾。他的努力,让他考过极具艰难的日本高级文官考试,他本可在日本就业,过着飞黄腾达的日子,但他却选择回到台湾贡献心力,可以说是早期台湾从日本回流的鲑鱼,立志作维护人权的律师,是他唯一的志业。

台湾人,万岁:《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一本有关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日本人身份成为死亡令

战后当他知道台湾不是由美国管辖,而是由中国的蒋介石政权派员接管时,他就知道大事不好。因为他曾经到过中国一年,深知中国公务员与体制上所有的无所不贪。二二八发生后,全台的大屠杀,他立即与台南士绅到各地中学校吁求冷静自治,以免爆发更大的中国仇恨性的镇压屠杀,因为他知道,中国官兵终将镇压,换来的只是更多的人命牺牲。原本当律师,在当年国民党政权要他出来当台南市南区的区长,他就只好当区长,目的也是要为正义公理做一点事。

但是最后,从中国派足了军人,无情的中国政权代表者陈仪,还是把他们对台湾人的承诺弃如敝屣,严厉清算当时出来维持治安、缓和乱局的地方热血人士。汤在台湾土地上,完全没有因日本人父亲身份而得到好处,竟然变成被控诉为因日本人身份煽动台湾政局的结果。他的双重身份,带来双重的人生的破败。他为台南的市民尽力维持治安,避免纷乱。这却成为当局屠杀他藉口,维持治安的行动,加害者看不到,换来却是因为日本人身份导致死亡。所有日本人的好处,他都没有享用到,所有日本人的包袱,他都必须要承担。

枪决前的吶喊:「台湾人,万岁!」

「若一定要有罪人,那就我一人已足够」这是他步入当年大正公园(后来的民生绿园)刑场所说的话。他最后用日语大声喊出「台湾人,万岁」,在枪声接连地射出三响之后,他才毅然决然地倒下。大家都不知道,为何他要当时被枪决时,要用日语喊出「台湾人,万岁!」,我想是要让日本天皇知道,身为台湾人的他,宁死不屈的骄傲!他的枪决,震撼了围观的市民,连枪决者也为之震慑。

台湾人,万岁:《汤德章不该被遗忘的正义与勇气》──一本有关台

少年的见证

我的叔叔刘辰旦,当年十岁,也是接续二二八屠杀之后,白色恐怖时期的政治受难者,他也在台南。他口述说,他刚好在街头看到一群人被带去枪决现场。他很害怕地跟着,并远远地躲在一旁看执行枪决,因为其中排第二个要被枪决的,就是杨炽昌先生──他的舅舅。杨当年是关在汤德章隔壁牢房的新生报记者。刘辰旦说,他远远地看到一排的人要被枪决。最后他看到枪决汤德章之后,就没有再枪杀预定要枪决的其他人。

我想,也许汤德章枪决前的勇气,拒绝执行者绑他,用布蒙他的眼,他堂堂正正、无怨无悔与义无反顾地接受枪决,以及他枪决前说的话,他的激动与高声吶喊,都让当局害怕到中止了枪决其他人吧!

一个汤德章的枪决死亡,就用了三颗子弹才倒下,当年撼动所有在场的台南人心,他们看到一个台湾优秀的精英份子与勇于承担的好汉被诬陷为日本汉奸,身为当地的台南人,都知道他为当地所做的义事,大家内心都已心生不平。当年如果全排的人都一起被枪决,围观枪决的人民会不会再像2月27日当晚一样,再度撩起愤恨的情绪,奋而再度起来抗争相拼吗?历史的真相,如同失焦的投影,现今正在慢慢地累积,逐渐地被聚焦起来中。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