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假生活 >我们先不辩论,安静看《死囚的最后时刻》 >

我们先不辩论,安静看《死囚的最后时刻》

X假生活 来源:http://www.tyc2005.com 发布时间:2020-07-10

我们先不辩论,安静看《死囚的最后时刻》

然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一无所有。

这个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作品,透析了狱中内容、角度以及不一样的想像。

从被判刑的那一刻开始,作者蜜雪儿的工作便开始了。做为一位在德州的监狱记者,在书中最讶异的事情其实是来自于,她并非一位特定支持、反对死刑的记者。这个与我长年带高中生学习辩论的过程,竟某种相似的呼应。

我高一就开始打辩论。

陆陆续续到了大学,开始回头教导学弟妹,开始当高中生指导老师。一直到大学毕业才转交给其他人。我也举办过比赛、设定议题,某种层度来说,大部分人对于刚接触辩论有种错觉:

这是嘴上的辩论,形而上的。

不,其实不是,实证往往更重要。就跟论文研讨一样。

在让高中生想像社会议题的时候,时常得要让他们接受概念前,得要从实证下手。支持死刑,只有应报、以及威吓的效果吗?死刑的存在只对被害者有影响吗?会不会可以保护执法的刑警呢?或是废除死刑,为什幺调查证据很困难?证明一个人无再教育可能是办得到的吗?

通常,漫长的讨论后,他们往往会把破碎的概念拼成惊人之语。

「所以他画国画代表他可被教化啊,对方辩友。」(此案是刘焕荣先生)

在台下,我都是哈哈苦笑。

他们往往记得画国画=好棒棒。然而,更再阅读资料,听过演讲,查过每一个台湾在审中、已确认冤案的案件里。更可以知道,事情总是複杂许多。台湾死刑执行顺序、监狱环境、取证方式、羁押正当性──

而作者蜜雪儿的书,更将这些论证,展现出更人性化的一面,也推向複杂、难解的议题核心。

被害者家属观看执行会感到慰藉吗?

死囚执行前其实想展现幽默?

为何所有人都用必然如此的方式,看待死刑?

书中将这些案例,用一种绵长、细节风富,却不失第一手观察的準确感。把死囚们的个性、想法、举止,在面对每一个环节如「记者会」、「最后一餐」、「执刑前」,将他们的懊悔、愤怒、无情绪、甚至是幽默。展现的更清楚。

我就像那些高中生,听着这些我无从得知的内容,更需要吐纳──

而作者米雪儿作为引领者,将这些内容,以故事的口吻,缓缓将我们带入这些生活的中心。工作困难、死囚的调情、面对媒体、自我讨厌等等。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作者米雪儿确实承受了这些观看之下,无法处理、解释的问题。而更加複杂地,将死刑议题拓展更多的讨论空间。

米雪儿并非没有立场的人。

相反的,我们在书中更可以看到她时常坚定地表示:「面对A这种状况,你要支持吗?那如果是B呢?还是一样吗?」「这让我感到困扰,因为他们抱持着偏见,而且缺乏同理心。」她反覆的询问 订站在立场两端的人:

你们确定要站这幺远吗?

因此,对我来说,很庆幸能够看见这本书。在许多资料、内容里面将他们合在一起讲述。虽然对于需要资料的查找、分类的人,这本不同内容混杂的分类方式(以蜜雪儿本人独特的章节分类),不是上乘之选。

但是,对于那些认为自己已经透彻理解死刑议题,或是需要补充更多狱中观点的人,绝对会让你欲罢不能,并且醍醐灌顶。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