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假生活 >春色无边?从《姑妄言》、《金瓶梅词话》进入古典情色文学 >

春色无边?从《姑妄言》、《金瓶梅词话》进入古典情色文学

X假生活 来源:http://www.tyc2005.com 发布时间:2020-07-15

春色无边?从《姑妄言》、《金瓶梅词话》进入古典情色文学

在四、五十年前,也就是上个世纪六○、七○年代,台湾的风气还是很闭塞的,不但中学施行男女分校,老师在上「生理卫生」课,讲到「男女性器官」一节时,也是红着脸叫同学们自己看。「性」是卑下龌龊、污秽骯髒的,情慾是伤风败德、不可告人的,我们都天真的以为孔子应该没有老婆、高高在上的女老师应该不会上厕所。正因为如此压抑闭塞的环境,才更诱发了青春期的孩童如饑如渴、不择手段地寻找一切与「性」有关的图文资料,并且积习成癖,才成就了如今摊在读者面前的这套《春──中国古代情色文学与春宫祕戏图》和《色──中国古代情色文学与春宫祕戏图》。

「情色文学」在我们那个年代不这样称呼,我们直指文本地称它作「黄色小说」。那时能够在牯岭街旧书摊买到的,是张竞生《性史》和《性史续集》,各有十来篇谈个人性经验的香豔文字,很晚之后才知道三○年代的《性史》当初曾在上海出版了二十几集,但都是不堪入目的糟粕之作,我个人后来也买到《性史》第六集,的确无足观者,只是书商牟利之工具而已,一点保存的价值也没有。

西洋方面的黄色小说,最着名的就是英国小说家D.H.劳伦斯在一九二九年写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了,这是真正具传世价值的文学名着,但在英国、在台湾,起初都被列为禁书,说它诲淫伤风、下流败德,一直到晚近才被世人予以公正的评价。因为被官方视为淫书,六○年代它就以各种不同的开本、书名(如《查夫人》)流传于旧书摊的一隅,等识货的客人红着脸向老闆探询购买。其实它真是一部文学名着,我手边有饶述一在一九三六年的译本,是相当流畅完美的一个译本,书中色情的片段至今仍印象深刻,一检即得,因为在青春期记忆力最强的时期翻阅过太多遍了。

我们就如此饥不择食地找寻各种黄色小说来读。在大学时代看了《肉蒲团》、《杏花天》,在唸研究所时看了《金瓶梅词话》、《如意君传》、《痴婆子传》、《株林野史》,踏入社会的一九八○年代,书贾杜洁祥出版《中国古稀豔品丛刊》,里面有《隔帘花影》、《绣榻野史》、《闺豔秦声》、《灯草和尚》……等二十几部诗词小说,虽然版本极差,但好过没有,想要研究中国古代情色文学的人,总算有米可炊了;一直要等到一九九○年代中期,由陈庆浩、王秋桂教授主编的《思无邪汇宝》出刊,我们才有比较完备、字迹清晰的中国古典色情小说可供研究。这一套丛书中最重要的是清人曹去晶所着的《姑妄言》,它的重要性决不在《金瓶梅词话》之下。利用这一套「汇宝」,可以写几十篇博士论文,行家都知道我的话一点不夸张。从清朝以迄民国七○年代,在这三百多年之间,政府一直以「诲淫」来看待黄色小说,一禁再禁、三禁四禁,然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如今,中国古典情色文学终于像《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样,被给予比较公正的对待和评价,让学者可以从其中披沙拣金,让一般人可以一窥我们的老祖宗都是怎幺折腾这档事,真可谓皆大欢喜。

作为一个普通的读者,如果粗粗具备阅读文言文的能力,就可以从《姑妄言》下手,再接着看《金瓶梅词话》,有了这两部长篇情色文学打基础,培养了好眼力,以后再看其他古典情色小说,就具备了品评优劣的能力,可以分辨孰优孰劣,再专注几个自己感兴趣的题目(如古人闺中的性玩具、古人偷情的伎俩、古人如何向异性搭讪、古人的性禁忌……),假以时日,就可以由读者变学者了。

情诗豔词等韵文是情色文学的另一块园地,里面也有赏玩不尽的瑰宝,从《诗经》、《六朝民歌》、唐人小说中的豔诗、宋人的豔词、元曲中的豔曲,到明人冯梦龙的《山歌》、《挂枝儿》,到清人王廷绍的《霓裳续谱》、华广生的《白雪遗音》,到清末民初的时调俗曲(商务印书馆有出版中研院史语所珍藏的各种本子),几千首质朴优美的诗词歌曲,只看你从哪个角度切入研究它,拙着《春》、《色》书里,有一些最粗浅的例子。我个人以为,读古代中国的情诗,当从明人冯梦龙辑《挂枝儿》入手,而后读清朝俗曲如《白雪遗音》等等,然后再读六朝民歌、宋词元曲,最后才读《诗经》。因为《诗经》比较典奥,需要有点底子才好懂。

也许有人以为民歌俗曲,浅鄙不堪,有什幺好读的?最近(二○一四年十月)看到报载谢霆锋与王菲离婚十一年后复合,两人在王菲位于北京东三环亮马桥的外交公寓恩恩爱爱地共度了四天四夜。记者架起望远镜头拍到躺卧沙发上的王菲把头枕在谢霆锋腿上,与情郎喁喁细语。谁也不知道王菲对谢霆锋说什幺,只有我知道。我知道王菲说的是:

宿昔不梳头,丝髮被两肩;
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晋人〈子夜歌〉

你说读不读中国古代的情诗豔词,有没有差别?

✽  ✽  ✽

其次再谈祕戏图。

我一直到一九六八年进大学以前,始终没看过任何一幅中国春宫画,甚至读完四年大学,情况也没有改变,只看过几幅日本的浮世绘春宫而已,因此对春宫画究竟是怎幺一回事,充满了好奇心。那时看过一本三岛由纪夫的小说《春雪》,里面提到男主角松坂清显的侯爵父亲家藏了一幅(卷)浮世绘春宫,对女阴如恶灵的可怖描绘,至今仍记忆在心,只可惜手边无书,无法具引。读研究所以后,班上有外国年轻人旁听,託他从国外带回外国书商出版的中国色情艺术研究《云雨》一书,从此才渐渐知道中国春宫画究竟长得是怎幺样,加上《金瓶梅词话》有两百幅木刻版画,里面有少部分是色情的,中国祕戏图的轮廓逐渐变得清晰了。

读完研究所当完兵,踏入社会工作之后,我开始在《民生报》开闢专栏「古典的浪漫」,写了一系列介绍中国情色习俗的短文,文章必须附图,我在报端所刊登的图片,就有一部分是中国祕戏图,这在当时可谓「惊世骇俗」。记得有一年过春节前,新闻局局长宋楚瑜先生託报馆邀约了二十名作家,由他和副局长作东,席开两桌喝岁末酒,以示犒劳。我记得宋局长笑谈风声地打趣说:「殷登国,你哪来的这幺多春宫画刊登在报纸上?」新闻局是专管文艺界的黄黑尺度的,可见那时我是如何的招摇。可是因为写作与兴趣的关係,我始终对中国祕戏图的画刊保持高度的收藏兴趣,随着八○年代、九○年代的文网渐宽(与网路情色的沛然莫之能御,印刷品的情色成了小巫中的小巫息息相关),还有西洋书商几度刊印介绍中国春宫画的彩色专书,我们才终于对中国春宫画的来龙去脉有了粗浅的印象。

至今我看过数以百计的中国祕戏图(複製品),大约同等数量的西洋春宫,和两者相加起来的数量的日本春宫画,综合来说,中国春宫画在人物描绘上,比不过西洋春宫画的写实立体;在题材情节上,比不过日本浮世绘的变化多端;但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几百幅春宫画,仍是极可珍视的文化遗产,它让后世子孙了解古代中国人的家具陈设、对缠足的迷惑、对女性的审美观(比方不重视女性丰满的胸脯)、衣饰髮式、性爱好尚(包括性姿势的偏好、性道具的使用)……在几百年之间(由元朝到清末民初)的演变,都留下可供研究的宝贵资料。

比方说,因为佛教传入中国,印度的坐具也跟着传入,唐朝以前席地而坐的中国人,到了宋朝以后渐渐开始坐椅子了,椅子在男女性爱中发挥了很重要的功能,它的高度使若干性姿势(如老汉推车)成为可能,使男性在做爱时因为站立的关係,变得轻鬆省力,更容易取悦女性、让女性达到高潮,中国春画中出现的椅子,和坐在椅子上面的人用什幺姿势云雨交欢,就是个很有意思的研究题目,日本人承袭了大唐文化,至今仍坚持跪在榻榻米上,性爱以俯卧蹲跪为主,那种拘束辛劳、事倍功半,是在大量的性爱光碟中清晰可见的。

又比方说,汉魏六朝时的《素女经》,里面只有「九法」──九种性爱姿势,到了唐朝初年的《洞玄子》,就扩大为「洞玄子三十法」──包括二十七种性爱姿势、男女组合(如一男两女)和四种前戏;对拥吻爱抚的强调,和性姿势的更複杂多变,似乎受到《印度爱经》的影响,《印度爱经》就强调各种啮吻和爱抚的重要,印度Khajuraho 在十世纪所建的 Kandariya Mahadeva 寺庙外的石刻男女裸交,其姿势的扭曲颠倒,变化多端,一直予世人深刻的印象。性姿势在中国祕戏图中,始终是一个可以和文字描述相互印证的研究课题。

又比方说,祕戏图中有许多女人三寸金莲的描绘,如何利用这些实证来研究古代中国缠足的源起与演变、大陆南北方缠足形制的差异、缠足的方式变化,以及中国人如何迷恋女性的小脚(恋足癖)等等,都是很有意思的研究方向。

他如妇女髮饰的变化、衣饰的变化、化妆时尚的演变、家具陈设的演变……,都可藉祕戏图中的实例,作为研究的佐证。

《春──中国古代情色文学与春宫祕戏图》、《色──中国古代情色文学与春宫祕戏图》是由笔者年轻时所着《千年绮梦》与《古典的浪漫》两书汇集而成,文章有几处稍加添改,图片部分则有较多的补强,但它始终只是个「抛砖引玉」的作品,如今图文资料更丰富齐备了,我们期待更精彩纷呈的研究问世。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