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蕙生活 >中古车王推月租 迎战共享经济 >

中古车王推月租 迎战共享经济

A蕙生活 来源:http://www.tyc2005.com 发布时间:2020-06-15

中古车王推月租 迎战共享经济

日本中古车商IDOM集团不做零售,反成为龙头。现任社长接棒十年,一连两度打破创社原则,仍缔造佳绩,堪称传统通路商转型最佳代言人。

「那台车的颜色跟我的手机壳一样耶!」三月中旬,在千叶县永旺购物中心里,两名大学生正开心的聊着天。

她们置身IDOM集团(编按:原名概誉国际﹝Gulliver International﹞,去年七月改名)于二○一四年十月开幕的中古车专卖店「HUNT」,这家分店的主要诉求是,来客即使不打算买车,也能听取提案,感受驾车出游的乐趣。

这家分店藏身购物中心里,内部设有生活杂货区与轻食吧,让人能轻鬆走进店里不感觉突兀。店铺经理川上範子骄傲表示:「我们的店铺是参考宜家家居(IKEA) 设计而成,平日大约有一千人次,假日则有两千人次左右来店参观。」

截至今年二月,IDOM的直营店数为一百七十四家,但官方目标是二○二○年扩增至三百五十家,为此要努力洗刷过去中古车专卖店给人「死缠烂打的推销话术「以及」各项说明艰涩难懂」的负面印象。

第一代 不零售,做透明收购独霸

二○○八年起,IDOM便致力于推广零售业务,当时刚好是创办人羽鸟兼市退居二线,并改由长男羽鸟由宇介正式接班掌权。

这是一场豪赌,一九九四年成立以来,该集团一直秉持「不做零售」才一路成长至今。

就中古车业者而言,买进车子之后通常有两条发展途径。一是自行销售,另一则是到拍卖市场售出。虽然各种车款行情大不相同,但平均来说,在零售市场自行销售,每辆中古车的平均毛利约可到三十万日圆(约合新台币八万两千元),几乎是拍卖市场的三倍。

车子的里程数和年份等各项条件,让中古车的鉴价机制更加错综複杂;此外,业者还会考量库存风险、持有成本,因而刻意压低收购价。这时就会带给卖家一种「底牌都被看光」的不信任感。

零售市场是业者心中梦寐以求的获利模式,但是却也因为以零售市场为前提,而导致鉴价过程缺乏公正的透明机制,进而牺牲卖家的诸多权益。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做零售业务,专心收购就好。」这是创办人羽鸟兼市在当时做出的经营决策。「把收购价格透明化,客人才会安心来卖车。利润方面,只好依赖多收购车辆,以量制胜。」

中古车王推月租 迎战共享经济

中古车市场萎缩,IDOM转型业绩冲新高──IDOM合併营收与中古车市场变迁

第二代 打破原则,拓展零售市场

「不做零售市场」的策略有另一道优势,亦即可以减轻库存风险。通常收购进来的车辆,从入库开始到拍卖市场售出,平均持有十天左右。由于不需要在店铺展示待售,所以可以有效控制跌价风险。羽鸟兼市的策略果然奏效,收购的车数一路攀升,现在依然将第二名狠甩在后。

不过它还是决定政策大转弯。现任社长羽鸟由宇介回想起当年做出决策的心路历程:「公司成立已经超过十年,必须从快速成长的新创企业,脱胎换骨转型成永续经营、稳定成长的企业。」

但是他仍坚持,跨足零售业之后,也绝不能捨弃收购机制的透明性与卖家的信赖感,否则终将本末倒置。因此在收购车辆时,依然维持由总公司统一鉴价,收购价基本上以在拍卖市场上能够售出的价格为考量,严禁将库存风险以及展示成本反映在收购价上。

这样的决策,究竟结果如何?以年报数据看来,它还在阵痛期的挣扎。

以集团合併营收来看,二○一六年二月结算的财报为二千一百亿日圆,首度刷新二○○八年以来的营收高峰。今年二月结算的数字为二千五百一十五亿日圆,再度改写历史新高纪录。

但获利方面的表现却差强人意。今年二月结算的营业利益为四十六亿日圆,距离二○○○年代中期缔造获利百亿日圆的辉煌纪录,着实相差甚远。「只要零售车辆数持续成长,在二○二○年二月财报结算时,一定能达到营业利益二百一十亿日圆的目标。」这意味着,现在正是转型的关键时刻。

取经硅谷,开发换租商机

不过,另一项考验还在眼前。即使公司本身的零售事业渐上轨道,日本整体的中古车市场,却正在萎缩。轻型车除外的中古车交易辆数,在二○一五年为三百七十三万辆,这比起一九九六年的最高峰,整整少了两百万辆以上。

毕竟想要「拥有车」的观念本身,已经随着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崛起开始动摇。

假如汽车共享服务日渐普及,同一辆车就可能在早上和晚上由通勤族使用,白天闲置时则由家庭主妇出门採买时使用。这样的情节,假设无论会在十年后还是二十年后到来,对于以持有车辆为前提的商业模式来说,无疑是一门生死存亡的课题。

经营高层也并非毫无危机意识。羽鸟由宇介几年前开始就频往硅谷取经,希望能找出跳脱现有事业框架的崭新服务。成果之一,就是定期定额换租服务「NOREL」(日文意指可乘坐),从二○一六年夏季开始试营运的。

四月上旬,一辆铃木Swift车款出现在其集团旗下分店的停车场,旁边停着一辆本田休旅车款Vezel。三十四岁的驾驶人山本和秀,是住在东京的上班族, 也是NOREL的使用者,他从这一天起改开休旅车回家。

定期换租制度的全新服务,就是月缴至少三万九千八百日圆(约合新台币一万一千元),就可以自由选租该集团库存内任何车款。最短可以四个月换租一辆车,油钱及停车费由客户自行负担,税金及保险费则由租方支付。

山本说明当初加入定期换租的原因:「出远门时还是要有车比较方便,但是买车是动辄两、三百万日圆的高档消费,可能一买就会持有十年,可是十年内的生活方式可能又有许多变化,所以这幺高档的消费,实在不是轻易就能决定。」

「我们要从卖车的公司转变为销售整体『移动需求』的企业,」负责新事业的执行董事北岛昇说。现在先以首都圈的消费者为对象,再渐渐扩大服务範围。将来不仅会缩短换租期限,也打算将企业法人的闲置车辆纳入规画。

当消费者不买车时,把车辆分为新车或中古车便毫无意义。将来称霸汽车产业的也许不再是汽车製造商,说不定是提供租借这类服务的企业。

汽车业界百年一度的荣景,IDOM是否能抓住商机?就像该公司名称,日文意指「挑战」一般,永远不安于现状,持续迎接挑战。

中古车王推月租 迎战共享经济

刻意捨弃原本高知名度的公司名,IDOM意在打造新零售模式,依照不同乘车需求,吸引买家光临不同的子品牌。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